椋烨

一个随心所欲的总攻XD

【椋夜之境/主X刀】Episode.46 不说再见·消逝之形



经历了红漆桥一战,本丸中的景致被秋日的气息浸染,累积的不止是秋景,还有一种小心翼翼的忧虑。

这是稻荷明神加护的他的想法。

小狐丸理了胸前的发,意识到自己在神游,看了已痊愈的手腕露出了苦笑。斜靠在窗边,这大概是小狐丸第十二次看向面前的青年,对方陷入沉思的样子不需理由便可勾起他的注意,目光追随他的呼吸,他的表情,长时间地,甚至还会渴求时间过得更慢些。可青年血红色的眼睛直直望着手入室的门外,长时间的凝视也未被发现,倘若关心的人不是在眨眼睛,小狐丸会一个箭步冲上去确认青年的状况。

“我知道了。”

椋夜看着付丧神,唇角带着微笑,“帮我召集大家。”

“主人,决定了吗。”

从窗台旁跳开,小狐丸上前一步,在椋夜的身前站定。

“嗯。”穿着黑色浴衣的青年平和地点了点头。

 

——“我正在消失。”

 

消失。

很多声音不由地传入耳朵。

审议厅被一片沉寂占据。

“抱歉,这具身体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椋夜在大厅的前方正襟危坐,认真的模样令那番话带着惊人的气势。并非是没有情绪的言语,只是这样柔和的嗓音与面容短暂地驱逐了所有人的忧虑。

寂静像是扑面而来的巨浪,最前方的椋夜能看到刀剑男士面容上震惊的神情,五虎退的脸色煞白,因为用力过猛,怀中的小老虎发出了难受的呜咽,“怎么可能……主人……”他缓缓摇头,“这种恐怖的事……不要……”

压切长谷部挺直的上身没有动摇,西装裤上的折痕却清晰地如同扭动的蛇,他握紧了布料,双目直直地锁定了前方的青年。

“主,您所说的是真的吗。”

长谷部皱紧眉头,探寻着青年目光后的情绪。

“是真的啊。”

长谷部呐呐道,他的声音太小,那样的话只是说给自己的心。

“……开什么玩笑!全部都是谎话!”

“清光,冷静下来!”大和守安定拉住了少年的衣袖。

“叫我怎么冷静!!主上一定想活跃气氛,好啊,现在大家都被这种话逗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好笑……”他抱紧了肚子,笑的弯下了腰,连续的笑声在厅堂中格外响亮。

“清光……”安定担心地探出手,皱了眉头,却还是收回了,少年低垂了脑袋,“大概,不是玩笑啊……灵力的波动,可以感受得到……”

秋田藤四郎将视线投向兄长,“一期哥……怎么办……如果主君消失……”每当遇到复杂、害怕的事,这已经成了精神上的寄托,正因为来自于兄长的支持,安慰才显得格外重要。

“……”太刀付丧神感受到了目光,他摸了秋田粉色的发。

兄长的手上传来的颤抖令人不安。

“我……不会让主人消失,无论用什么方法,乱会保护好主人。” 乱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手腕上缠绕的丝带暗示着他的决心。

“大将是不会离开的。”

紧随乱藤四郎的话,穿着完整护甲的少年自信地说道,短刀被放置在身前,他端坐在叠席上,黑色亮丽的发映着微光。

“为什么如此确信,药研藤四郎。”宗三轻笑着,“我期待地可不是莽撞的一腔热血,小夜消失的时候,你似乎也说了这般肯定的话呢。”

“因为灵力。”药研平静地回答。

“能解释一下吗,药研君。”这次发言的是另外一名左文字成员,早已对本丸事物没了兴趣,刀剑男士对江雪重新出现在议室感到惊讶。

忽视了他人的反应,江雪左文字的目光淡漠如水,而宗三也未发声,审议厅中的付丧神安静地等待少年回答。

药研藤四郎站起了身,那振短刀已被握在了腰间。

与成长的面容不同,药研的身上有令人无法忽视的冷静与成熟。

“刀剑能力的大小不止受限于本体,付丧神众现身得益于本体灵力的充盈,但更多的源于驾驭其刃的审神者,吾众现身与否,是与不是历史中的那振,就像药研藤四郎唤醒之时,我的身体铭记了大将的灵力。我是药研,而我也确定大将只拥有了一把如此名字的藤四郎,这便是灵力的独一性,与此同时,我们身体中的灵力便能感知到答案。”少年的话富有条理,在发言的过程目光从未从前方移开。

“呵呵,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自信,我是历史上那振宗三左文字,所以这个看法与感知并未解决根本,有趣的是,你,药研藤四郎的话也未解决主人的困境。”宗三轻侧了面容,“若不能解决问题,而又因偷懒将问题甩给主人,便不要妄下定语。”

“不愧是宗三桑,这带有‘侵略性’的发言。历史上那振,我很好奇你是如何知晓的,难道因为做的美梦吗。”仔细听,那是歌仙的笑声。

“与留意浮华的你不同,对本源探求的感觉,你怕是不会明白了。”宗三理了鬓间的发,举止优雅,异色瞳中却含有危险的神情。

“大家。”

镇定柔和的嗓音从前方传来,椋夜站起身,他的步伐不紧不慢,黑色浴衣下的肌肤有些苍白,像极了摇曳在西下落日的光辉。这里是本丸最大的厅堂,他从素染的地毯上走过,赤裸着脚,眨眼间已然来到付丧神的身前。

“宗三是十分优秀的刀剑,很想和你再次并肩出现在合战场,没有战勋,没有嘉奖,只有战友间互相的信赖。”

似乎一开始椋夜就决定把那番话说出来。

一次次忽视的人出现在眼前,早在红漆桥一战便表明了心境,所以宗三左文字才想挺起消瘦的身体再次为面前这位白发红眸的年轻人战斗,太过理所当然而被忽视的情绪在心中逐渐累积,厅堂中的光让人难以注视他的面容,“……真是傻瓜啊,您。”宗三左文字的面容被艳丽的笑渲染。

“所以审神者十分中意历史上的真剑。”歌仙兼定冷冷地说道,“十年前,您离开的原因便是这样,无论小夜如何呼喊您,无论我如何恳求,您都完全消失了。”

“你,是笨蛋吧。”

那是露骨的讥讽,低沉的嗓音直率地响彻厅堂,一直在角落中的大俱利的肩在颤栗,“无知却引以为傲,很可笑。”

“说什么……”歌仙的脸上露出了不悦。

“陷入黑暗的痛苦,只想要杀戮。”大俱利将腰间的打刀拔出,他渐渐走近,破空声后,锋利的刃直直刺向歌仙兼定,对方没有闪开。

“有些胆量。”大俱利扬起了嘴角。

对于这种赞赏,歌仙视若不见。

“喜欢历史上的真剑?如果真的这样,为什么还要付出自己的性命,为了暗堕的怪物?”大俱利伽罗将打刀抵上了歌仙的心口。

“你会为暗堕之物献出生命吗。”

“……”歌仙陷入了沉默,他张了张嘴,终是无言应答。

“所以,是小孩子吧。”大俱利手中的打刀用上了气力,华丽的服装上有了皱痕。

“伽罗,够了。”

椋夜将手放在了剑背,刃尖被小心地移开。

“真是一个老好人,我对你百般刁难,但你却没有怨恨我啊。”歌仙的面容上没有表情,“但这不代表我会原谅你。”

“你不需要那么做,歌仙有憎恨我的权力。”椋夜淡淡笑着。

似乎对‘憎恨’这个词感到难受,歌仙沉下了脸。

“如果没有和本丸的大家相遇,我不会拥有如此多开心的记忆,期待早晨,安心地入睡,平和的带着微笑,正因为有了你们,我才找到了一直追寻的答案,谢谢大家。”椋夜将手放在歌仙的肩上。

下一刻,刺耳的响声后,他的手被挥开。

“主君!您没事吧!”前田藤四郎大声询问道,“歌仙桑太过分了,就算不接受主君,你也没有资格如此……难道你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吗!”

 “呵呵,忘记身份?十年前他便不再是我的审神者了,如期而至,想必你们早忘了被抛弃的感觉,可我做不到,站在不同的位置,那些已消失的面容,山姥切,小夜,青江,还有很多同伴。”他扬起了头,面容上满是愤懑。

“为了历史而受点小伤,难道不是审神者应该做的吗!”

歌仙的语气变得狠厉。

“哈哈哈。”

直爽的笑打断了歌仙兼定的话。

“为了历史而受点小伤。”再次重复的话夹杂着晦涩。

夜色的眸子看着打刀付丧神,三日月宗近的面容和平日一样,但付丧神们却感受到了强大的灵力,恍若明月的美丽之人站在椋夜身旁。

“若真是如此便好。”他清雅的声音没有犹疑。

“仅停留在过去是无意义的。”三日月宗近用衣袖掩住了唇间的笑,“主公不愿提及之事,便由三日月来说吧。”

 

 


评论(8)
热度(24)
©椋烨 | Powered by LOFTER